<li id="zcsfj"></li>
  • <track id="zcsfj"></track><track id="zcsfj"></track>
    <center id="zcsfj"><progress id="zcsfj"></progress></center>
  • <sub id="zcsfj"><progress id="zcsfj"></progress></sub>
  • <track id="zcsfj"><li id="zcsfj"></li></track> <sub id="zcsfj"></sub><tbody id="zcsfj"></tbody>
  • <track id="zcsfj"><li id="zcsfj"></li></track><track id="zcsfj"><noframes id="zcsfj">
    <track id="zcsfj"><noframes id="zcsfj"><track id="zcsfj"><li id="zcsfj"></li></track>
  • <option id="zcsfj"></option>
    新聞熱線:0577-88539042    監督舉報:0577-88523479
    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
    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甌海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文學  -> 正文

    烏理瓜

    來源:  翁德漢
    2023年07月18日

      隔壁村一頭腦靈活的村民包下了一個大棚,培育各種瓜苗。大棚門口掛有一張硬紙,上面寫著營業時間和電話號碼,夫妻倆輪流守候,總有一個人在上班。這相當于一家夫妻店,生意還非常不錯。最主要的是,他們的瓜苗只會斷貨,而不會出現賣不了的現象。如果哪種瓜苗因無人問津而快超過移栽期了,他們就種到自己的地里去。

      暮春初夏,我去過幾次大棚,均為瓜苗而來。走進大棚,認識的和不認識的瓜苗滿地都是,我這個業余農民好像進了大觀園似的,這個看看,那個問問。夫妻倆也很有耐心,大概知道我就是一小白,仔細地慢慢和我解釋。我這個人向來缺少安全感,準備東西總會多備一些,連買瓜苗也如此。八棱瓜、蒲瓜、茄子,一一備齊。見到一種陌生的瓜苗,我只是用手指一下,他們就告訴我說這是烏理瓜,一種菜瓜,非常好吃。我獵奇般地買了十來株烏理瓜,想看看到底長什么樣。

      民間有給人取外號的習慣,經常聽到叫“烏鯉”,貶其長得黑。我在想是不是這瓜也很黑,才被起了這么一個名字。我查了資料,有“烏理瓜,菜瓜,吳語”之說。溫州話也是一種吳語方言,如此說來,應該用“烏理”比較恰當。是不是口頭語言叫“烏鯉瓜”,在形成文字的時候,大家覺得這和需要“甜”因素的瓜之間有差距,所以用了同音的“烏理瓜”?

      帶著瓜苗來到松好土的地里,我直接赤手挖出一個坑,將烏理瓜苗植進去,并培好土,形成一個火山口。等這批苗都種好,第二個步驟是澆水,在“火山口”周圍輕輕澆了一圈,土壤結實下來,也給水留了路。

      此后幾天按時澆水,雖然葉子黃了,但我不擔心,這是移栽陣痛必須要付出的代價之一。某天,一陣從北方來做客的寒風在溫瑞大地上稍微停留一下,這些瓜苗全部凍亡了。

      我不死心,在一個陽光明媚的雙休日,又松好土,再去大棚里買了烏理瓜苗,同樣的手法移栽下去。沒有了寒風,烏理瓜按照自己的規律長大,而我則提供澆水、施肥等服務。如果下了雨,連續幾天不用關心它們。

      植株大到一定程度,烏理瓜開始在地上匍匐了,這說明它們已經脫離危險期,一般不會夭折。我沾沾自喜,心里想不久就能看到瓜的樣子了。有一天,鄰居告訴我,要在地上鋪上草,在壟溝里搭上樹枝。他一說,我就明白了,這是要創造一個舒適的成長環境,為以后瓜的安全考慮。瓜們和我們人類不一樣,它們一遇到問題,馬上就面臨死亡。

      在農村,樹枝和草遍地都是。我拿著刀到小區的公園里走了一圈,清理清理那些矮的樹,成堆的樹枝馬上就有了。在田埂上溜達一下,草們也到手了。把樹枝橫在溝里,和壟差不多高,再都鋪上草,瓜們的家有了。

      不久,黃色的花在干枯的草上搖曳起來,一朵,兩朵,無數朵。開了花,瓜的出現指日可待,不經意間,就在綠色的葉子下悄悄冒了出來,一個,兩個,無數個。

      在梅雨季節來臨前,總是要先預熱一下。密集的雨下來后,是草們狂歡時刻,使出吃奶的力氣吸取養分。經常要拔草,要不然瓜苗就被草淹沒了。其他瓜果都好處理,問題是烏理瓜地里被樹枝和我鋪上的草遮蓋住了,如果要拔草,就要先把它們掀開來,這樣就要移動瓜藤了。別看這些瓜藤生氣勃勃的,一副干架的樣子,實際上受點傷,就會焉掉了。我不能冒風險,只能讓草和烏理瓜共存了。

      瓜們慢慢長大,真面目露出來了。它的顏色不是黑,而是綠得極致,和黑就差一點了。我不知道它大到什么程度算是成熟,遲遲沒下手。一天雨后,在收獲茄子的同時,我翻開烏理瓜藤,發現那個瞄了好久的瓜身上出現幾個小洞。按照經驗,我知道這是被蟲子吃了,瓜已經爛了。果然,我一捏,瓜整個垮了。我趕緊看看其它幾個瓜,差不多大的也這樣。業余畢竟是業余,我還是沒經驗,在懊惱中,把稍微小點的瓜都收取了。

      回到家,清洗了后,我從中間切開,發現烏理瓜和甜瓜差不多。咬了一口,有一種清味,喝了一口山泉水似的。慢慢咀嚼,甜味就出來了,舌尖余味悠長。那幾天,家里的水果也不用買了,我拿著刀,隔三差五地去翻一翻,總會翻到幾個。有一天,讓親戚帶幾個烏理瓜給長輩嘗嘗味道。后來問起來,才知道長輩一個也沒吃到。親戚說堵車的時候,用礦泉水沖洗一下直接可以上嘴,吃了一個,還想吃一個,不一會兒就吃光了。我聽了哈哈大笑,成就感爆棚。

      一天去村里小菜市場買菜,發現很多村民在賣自己種植的絲瓜、蒲瓜、茄子,也有烏理瓜。他們一看我來了,問我要不要烏理瓜,說很好吃。村民種的烏理瓜比我收獲的那些瓜要大上不少,一個個清理得干干凈凈。我在心里承認自己的技術還有待進步,但嘴上不落后,我說這瓜自己也種了。他尷尬地笑了笑。我問起來,才知道因為那個大棚,很多人種了烏理瓜。他說烏理瓜是甜瓜的一種,相比起來,容易種植一些!侗静菥V目》說“甜瓜有止渴,除煩熱,利小便通三焦間雍塞氣,可治口鼻瘡功效”,怪不得吃起烏理瓜來停不下。

      我的烏理瓜成熟了幾批后,被草占領了根據地,怎么也突圍不出來。后來,我看瓜也不長了,草快要越過界線了,就把它們都拔了……

    責 編:翁德漢

    監 審:王進華

    總監審:周樂光

    編輯: 馬慧瓊  

    91av在线观看|精品人妻大屁股白浆久久|欧美无砖专区—中文字幕|久热国产精品视频二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