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 id="zcsfj"></li>
  • <track id="zcsfj"></track><track id="zcsfj"></track>
    <center id="zcsfj"><progress id="zcsfj"></progress></center>
  • <sub id="zcsfj"><progress id="zcsfj"></progress></sub>
  • <track id="zcsfj"><li id="zcsfj"></li></track> <sub id="zcsfj"></sub><tbody id="zcsfj"></tbody>
  • <track id="zcsfj"><li id="zcsfj"></li></track><track id="zcsfj"><noframes id="zcsfj">
    <track id="zcsfj"><noframes id="zcsfj"><track id="zcsfj"><li id="zcsfj"></li></track>
  • <option id="zcsfj"></option>
    新聞熱線:0577-88539042    監督舉報:0577-88523479
    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
    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甌海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文學  -> 正文

    三千年前大羅山上空響徹青銅鐃的清音

    來源:  周勝春
    2023年11月07日

      一峰巒連綿起伏云霧浩渺飄揚的大羅山,南麓有眾多的丘陵和山崗,其中位于仙巖街道穗豐村的楊府山,因為一個墓葬而為大眾所熟悉。

      仙巖街道穗豐村 公羽攝

      海拔53.8米的楊府山只有低矮、嬌小的山體,坡緩土厚的山貌,山峰南坡還被當地人作為采石場而長期開采,露出一個巨大的豁口。它連大羅山的一個腳趾都算不上,最多算一根毫毛,絲毫不引人注目。21世紀初,穗豐村在上面規劃造一座小公園。這個打算進入實質施工階段時,喚醒了埋藏在它底下沉睡已達3000多年的青銅器、玉器等。這一喚醒不得了,使得溫州的歷史、甌海的歷史,有了新的篇章。作為陪葬角色的它們,命運都是主人主宰的。原本以為接下來的時光,無論多久,都要陪侍在主人身邊,而無論主人尸骨狀況,永無出土之日。因此,當21世紀第3個年頭初秋的陽光照射進來時,它們沒有一點點防備,也沒來得及沐浴更衣、梳妝打扮,就挾裹著那時的風,那時的雨,打幾個滾,伸幾個懶腰,隨著上面的泥巴一層層被揭開,慢慢整個就出來了。露出真容的它們,任由他們眾目睽暌、反復觀瞻,還要在身上精磨修整、洗漱上妝。身上帶著的各個密碼,也任由他們來解。這對于外面的世界而言是石破天驚、震古鑠今,但它們卻沒有一絲顧慮,就這樣出現在跨度很大的嶄新世界里,帶給人驚喜。

      它們永遠忘不了,一個叫丁錫育的,以及跟在他后面的另幾個人,用器械平整著它們所在的土墩。首先出來的是用來煮肉和貯肉,比喻王位、帝業和國家政權的鼎,接著是鐃,隨后是用于盛放煮熟飯食的簋等青銅禮樂器,以及戈、矛、短劍等青銅兵器,還有玦、鐲、柄形器、蟬形飾、管形飾等玉器共83件(組),一古腦兒都被挖了出來,以及整個土墩墓。

      那時候的它們,輕輕合上雙眼,被淚水漣漣的主人親屬,置放在主人身邊。親屬哀戚的聲音,是最后的絕唱,一顆顆豆大的淚水,簌簌地灑落在它們身上,也漸漸被這亙古的黑暗掩沒。寶物中有青銅器61件(組)。經鑒定,國家一級文物5件、二級文物10件、三級文物55件。青銅鐃屬浙江省首次發現,填補了浙江省土墩墓不出青銅器的空白。它為國家一級文物,現作為鎮館之寶,珍藏于甌海區博物館。這完全出乎它們的意料之外,命運在此刻神奇地發生了變化。歷經了這3000年,躺在身邊的主人不翼而飛,它們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。不知春秋戰國,至于秦漢三國、唐宋五代,還是明清民國,自然全不知曉。它們只知道文王鳳鳴、道路以目,只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,只知道甘棠遺愛、萇弘化碧,還有采薇、蒹葭。

      它們也只知道甌居海中、印紋硬陶、海蛤進貢,還有玄都紫府、諸山逶迤、古泉不涸。也不知道謝靈運的腳步,有否從它們的頭上邁過;張又新的千帆競發,有沒有經過它們所在的碧山頭;朱自清的二次行蹤,楊府山有沒有進入過他的法眼?還有四周水土的滄海桑田、陸沉海涸,八十里荷塘從腳下滾滾而過。北邊二十公里“水如棋局邊街陌,山似屏帷繞畫樓”,“三十六坊月,一般今夜圓”的溫州城。

      二

      鐃最早出現在《周禮·地官·鼓人》:“以金鐲節鼓,以金鐃止鼓!辫C也指軍中樂器,形如小鐘,軍行鳴之,以為鼓節。將帥通過鼓來告訴擊樂器的士兵,如果進攻擊鼓,如果退兵就擊鐃,“聞鼓聲則進,聞金聲則退”,“鳴金收兵”指的就是這個意思。

      《說文》中也說:“鐃,小鉦也,軍法,卒長執鐃!便`,即古樂器,南北朝的何承天也說:“三軍且莫喧,且聽我鐃歌!鄙鲜隹芍,鐃是一種執鐘,最初的功能是軍中傳播號令之用,即軍中樂器,想來在烽火戲諸候、牧野之戰和穆王西征等均使用過。后來成為青銅打擊樂器之一,常和鈸配合演奏。鐃流行于商代晚期、西周初期。出土的鐃體呈扁凸形的合瓦形,兩面的中上部各中心較寬闊的鉦分隔為左右兩區,每區各飾乳釘3排,每排3個,每面共有18個乳釘。鉦部、鼓部、乳釘間、篆間均滿飾大型云雷紋,甬之旋上有大型凸起的“C”形紋。因此又叫西周乳釘雷紋青銅鐃。

      它的中間是空的,一般是插入木柄,木槌擊打,“執而鳴之”,從而發出悠揚響亮、清脆雄厚的的聲音。而且聲如洪鐘,經久不息。試想,如果在戰場上萬鐃齊奏,繁弦急管,那定是恢弘壯觀,雄渾厚重,且能催人奮進的。它是青銅大鐃,湖南、浙江、廣西、福建、江西、江蘇六省均出土過。

      在功能方面,除軍樂外,商周的鐃還用于祭祀和宴樂!拔,謂鼓也,始奏樂之時先擊鼓也。武,金錢也,舞畢,擊金鐃而退”,即跟金聲玉振所起到的作用效果是一樣的。

      現藏于甌海區博物館的青銅鐃 資料圖片

      殷墟婦好墓出土五柄成組合的鐃,鐃與鐃之間具有音程關系。經鑒定應是宮廷使用的樂器。有專家推測,很多大小不同的銅鐃組合起來,就叫做編鐃,自然其每個鐃的音色也就不同,因此,青銅大鐃還有可能是“古代交響樂”編鐘的前身。從外形上看,倒真的象編鐘的雛形。

      唐朝時,青銅鐃的清音,曾響徹王維的耳邊,讓他有了相思!扮t吹發西江,秋空多清響……”公元740年10月,任殿中侍御史的王維,奉命由長安出發“知南選”,途經夏口時,寫下了這首《送宇文太守赴宣城》,“寥落云外山,迢遞舟中賞!彼谛旭偟拇邢虼巴庑蕾p遠處的山巒,聽到了軍樂奏樂送行,清脆的樂聲晌徹整個秋空。

      宋遼時,鐃曾用于皇帝儀仗中的鼓吹樂里!案⊥朗纤懈a器,小而聲清”,佛教所用銅鈸也稱為鐃。不過軍樂的功能沒變。明清時鐃還用于地方戲曲伴奏,《揚州畫舫錄》記載,昆曲伴奏曾用大鐃。清雍正十年文廟銅鐘等,是由鐃演變而來。

      西周為了穩固統治,采取了以定親疏,決嫌疑,別同異,明是非為內容的社會的典章制度和道德規范,即“周禮”。禮反映在器具上,便是天子用九鼎八簋,諸侯七鼎六簋、大夫用五鼎、士用三鼎或一鼎。下層普通老百姓是不能使用鼎簋等重器的。

      該墓葬除了出土的青銅鼎、簋、鐃等器外,還有玉石器、兵器等,“天子用全,純玉也;上公用龍,四玉一石;侯用瓚,三玉二石也;伯用將,玉石相捋”,是遵循禮樂制度的。還有從殘留的紅色漆皮方位,和器物的一字形擺放來看,器物擺放井然有序,顯然是死者家屬對其進行了非常隆重和按規格禮樂制度要求的下葬。因此,該墓主人是一位東甌貴族無疑。

      同時,從墓葬中出土的青銅兵器來看,墓主人是武將,或許還是一位騎馬征戰武功高強的將軍。出土的鐃是墓中出土體量最大的青銅器,從種類上來分是青銅大鐃,墓主人還有可能是一位軍事首領。

      三

      這個墓葬里這幾件寶物橫空出世,用實例證明了溫州一帶就已經有甌族、越族名家大族居住和活動,填補了這一塊歷史的空白。雖然甌越族尚未形成,但不排除部分越族已經在此活動和定居。雖然不是天子諸侯等的王候將相,卻也是威武赫赫的武將或者血統高貴的貴族。結合2009年2月至4日,距離上述墓葬60米楊府山西南端的山腰上,又挖掘出3件青銅鼎的結果來看,也許就是西周分封制的卿大夫、士等各級宗族的一支。

      因此,在尚屬“甌居海中”,被稱甌人和甌地,在山麓洪積扇和沖積扇開拓,西周朝階段的溫州,悠揚的鐃樂清音就已經響徹在大羅山的上空。這里并非是荒野,文明的腳步跟長安、洛陽還有興平是同步的,是相互呼應的,有文明的傳遞,更有甌越先祖的創造和智慧的力量。它或許在禮樂飄飄、樂舞蹁躚、鐘鳴鼎食中奏出“金、石、土、革、絲、木、匏、竹”八音迭奏,或許隨著主人“豈曰無衣,與子同袍。王于興師,修我戈矛”鞍前馬后,金戈鐵馬,在慘烈的戰場上發出鳴金收兵的雄壯清音,也曾經在主人祭祀大羅山川、祖先、鬼神時,在盛大隆重莊嚴的集會上,奏出厚重悠揚、清脆響亮的樂聲。當然,它也會和著普通的老百姓輕柔唱著“采薇采薇,薇亦作止。曰歸曰歸,歲亦莫止”,和著他們深情地唱著“關關雎鳩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。自然也會伴著他們左手執龠右手秉翟,或者手持朱干玉戚剛柔并濟松馳有度地跳起雅樂舞。

    編輯: 馬慧瓊  

    91av在线观看|精品人妻大屁股白浆久久|欧美无砖专区—中文字幕|久热国产精品视频二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