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 id="zcsfj"></li>
  • <track id="zcsfj"></track><track id="zcsfj"></track>
    <center id="zcsfj"><progress id="zcsfj"></progress></center>
  • <sub id="zcsfj"><progress id="zcsfj"></progress></sub>
  • <track id="zcsfj"><li id="zcsfj"></li></track> <sub id="zcsfj"></sub><tbody id="zcsfj"></tbody>
  • <track id="zcsfj"><li id="zcsfj"></li></track><track id="zcsfj"><noframes id="zcsfj">
    <track id="zcsfj"><noframes id="zcsfj"><track id="zcsfj"><li id="zcsfj"></li></track>
  • <option id="zcsfj"></option>
    新聞熱線:0577-88539042    監督舉報:0577-88523479
    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
    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甌海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文學  -> 正文

    說照片

    來源:  翁德漢
    2024年01月23日

      19世紀40年代,照相技術傳入中國,當時并不受歡迎,人們認為拍照后靈魂會被吸走。照相這一奇怪的事情被慈禧老太太發揚光大,女人愛美嘛,她大量拍照,人們才慢慢接受。關于吸靈魂這事,前幾年還有個新聞,一非洲人到廣州,被中國人拿手機拍照拍中,要求賠償,說自己靈魂受傷了。

      拍照不能馬虎。本地前段時間爆出個事情,說某學校某班級活動后,一家長用照片做了一個視頻發出去,另外一位家長發現自己孩子在照片中只出現了一半身影,就在群里提意見。做視頻的家長不懂拍照,在照片里出現半個身影是不妥的。若我們自己在照片里只出現半個身子,心里都會打個冷顫呢,何況是孩子。

      實際上,孩子只有半個身子的照片經常出現。一學校邀請我給工作人員講講網絡宣傳,我特地搜索了學校對外發布的新聞消息,很多學校和幼兒園在拍攝孩子活動的照片時很隨意,更沒有對照片進行后期處理,導致很多照片上面的孩子只出現半個身子。家長大大咧咧還好,細心的發現后那肯定有意見。我在講座時提到,在民間這是犯忌諱的事情。

      照片拍了后,就自己看看,不發給別人,無所謂好和不好。發送給他人的照片,至少對人物形象要處理一下,把這些半個身子的剪切掉。若要在微信公眾號等社交媒體上發布,人臉一般要正面,照片里突兀地出現一個背影,那是很讓人沒有目視感的。攝影本身是藝術,照片應該體現一種美,而不是讓人心塞。

      但是攝影,在曾經的我的心里,它是一種高貴的游戲,總覺得拿著照相機拍照不但是瀟灑的行為,更是一種自由自在的表達和記錄。我渴望參與游戲,卻得不到門票,不停地在門外徘徊。

      這世上,不管什么藝術,離開了金錢都是奔跑的裸體者。很多照相館的老板,也是一名優秀的攝影師,試圖在藝術、生活和金錢間達成一種平衡。他們把藝術出售,或者出租給大眾,把照相機租出去就是這樣的行為。

      作為媒體人,我喜歡瀏覽各類新聞,讀各類報刊,看過的照片也不少。如今閉上眼睛,我依然能記起印象深刻的照片。

      曾經有一次團隊在山中采風,遇見幾只蜻蜓在飛舞,大家興致來了,等它停在枝頭上,大炮小槍悄悄過去拍。蜻蜓很敏感,一動就飛走,無人拍攝成功,弄得大家興致全敗光了。其中一位名氣最大的攝影師,捉住一只蜻蜓,用牙簽將其固定在樹枝上。如此一來,蜻蜓不會動了,成了靜態畫面,適合拍照,大家各找角度構圖。我沒有看過他們拍攝的照片,但是我猜想里面堆滿死人、痛苦,以及呆滯的臉孔。照片雖然是靜態的,但不是一維的,而是時間立體下的生活圖。我們看到照片,好像掃碼一樣,馬上能把動態呈現在腦海里。這就是攝影師要傳遞給我們的信息。

      1991年,攝影師解海龍一張《大眼睛》的照片,被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用作希望工程的標志。在所有看過的照片里,能讓我的大腦瞬間浮現出來的,就是這張。在我的大腦里,整個畫面只有一雙眼睛,其它地方都是留白。我們不去追尋主角是誰,只記住了這雙眼睛,也可以說這雙眼睛讓希望工程的鐵鍬舞得更大了。這張照片拍出來是有一定的偶然性,卻是攝影師在大別山跑了十幾個村莊后抓拍到的。

      有人認為攝影的批判能力軟弱。這點我不認同。

      2015年9月2日凌晨,為躲避戰火,敘利亞男童艾蘭·科迪在偷渡去希臘的途中因翻船去世。2015年9月3日,他的尸體被海水沖上岸,俯臥在土耳其沙灘上,并被拍下了照片,震驚了整個世界。當天,歐洲各大報紙頭條都刊載了這張照片,隨即又出現在全世界幾乎所有的媒體上。這張照片里出現了三個因素,死亡的男童、沙灘和海浪。男童頭朝大海俯臥,凄涼,悲慘,任何語言無法描述。

      這張照片影響了歐洲的難民政策,更多的艾蘭·科迪們可以更加方便地進入歐洲。

      這張照片具有強烈的批判能力,撕開了一些虛偽的面孔。

      1993年,南非自由攝影記者凱文·卡特在戰亂、貧窮、饑餓的蘇丹采訪。一天,他看到一個瘦得皮包骨頭的蘇丹小女孩餓得走不動趴倒在地上。在她身后不遠處,一只碩大的禿鷹正貪婪地盯著這個奄奄一息的小女孩,似乎在等待著即將到口的“美餐”。攝影師拍下這一鏡頭,并命名其為《饑餓的蘇丹》!都~約時報》后來刊登了這張照片,并迅速傳遍全世界,后來獲得普利策新聞大獎。

      小女孩自然沒有被吃,禿鷹后來被趕走了。照片標題連隱喻也省了,直接挑明,從個體升到整個群體。我的腦海里存著這張照片,是因為攝影師自殺的事情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
      這張照片給攝影師帶來了榮譽,也帶來了更多的質疑、批判和口誅筆伐,說他冷血。照片并不是拍出來就完事了,它是攝影師拍攝的,而攝影師是社會里的一員。如果它被鎖在抽屜里不見天日倒不會產生漣漪,若造成巨大的影響力,隨之而來的就是道德的審視和挑剔的目光了。這好像我看過的一個小說的情節,一個人喜歡做搶劫銀行的詳細方案,做完后鎖抽屜里,則不構成犯罪。一旦按照方案行動起來,那是實施犯罪了。在強大的壓力面前,原本生活和精神都脆弱的凱文·卡特受不住,自己離開了這個世界!娥囸I的蘇丹》只是一張新聞照片,它已經淹沒在了時間河的深處,若不是特意去找,也不再看到。但,它卻深深留在了我的腦海里,一說照片就想起。

      咔嚓一聲,其實照片很微小,微小到你不在意,我也不在意

      咔嚓一聲,其實照片很偉大,偉大到濃縮了近兩個世紀的光陰。

    編輯: 馬慧瓊  

    91av在线观看|精品人妻大屁股白浆久久|欧美无砖专区—中文字幕|久热国产精品视频二区